书阅屋 > 历史军事 > 长乐歌 > 第四百五十七章 玉奴

第四百五十七章 玉奴

作者:三戒大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书阅屋】www.52shuyuewu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????两人沿着狭窄的石阶,向下行出三五丈,推开一扇透着微光的木门,便进了个一丈见方的狭小密室。

????密室中,一床一桌,孤灯如豆,一个身形佝偻的女人正倚靠在胡床上假寐。闻听门响,女子赶忙坐起身来,慌张的理了下蓬乱的头发和衣襟,便双膝跪在陆问和他的小妾面前。

????“还有些规矩。”

????陆问眯眼端详着这个女人,八年前那场桃色风波中,他曾见过此人一面。未曾想仅仅时隔八年,曾经迷倒陆阀天才的美艳少妇,已经变得如此形容猥琐,再无一丝青春气息。

????“那当然,人家这些天,可没少在她身上费工夫呢。”小妾得意的扬起下巴,用脚尖捅了捅那女子。“我家老爷来看你啦,哑巴了?”

????“贱婢玉奴,给大老爷和夫人请安了。”那女子忙恭敬的,给陆问和小妾磕头。

????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小妾邀功似的看向陆问道:“老爷只管放心,妾身已经把她教的服服帖帖了,保准让她往东不往西,让她撵狗不撵鸡。”

????“好,不错。”陆问满意的点点头,手抚着床栏缓缓坐在胡床上,一脸怜悯道:“玉奴,这些年你吃了不少苦吧?”

????“回大老爷,”那叫玉奴的女子黯然点点头,木然道:“起先还日夜流泪来着,后来泪流干了,也就习惯了……”

????“唉,冤孽啊……”陆问装模作样的长叹一声,抬手示意玉奴起身说话道:“当年你和陆仲两情相悦,原本我陆阀该维护你的,可惜阀主非说不能因此坏了与裴阀的关系,所以不许我们插手,只能坐视裴氏对你的迫害啊……”

????听陆问提及往事,玉奴那呆滞的面孔,终于露出了丝丝恨意。“姓裴的贱人好狠毒,我就是有罪,那肚里的孩儿有什么罪?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她的!”

????“她已经不在陆阀了。”陆问淡淡说道。

????“她去哪了?死了吗?”玉奴闻言一愣。

????“唉,说来是我陆阀的大不幸。你被送走不久,陆仲羞愤交加,强行突破,结果走火入魔,一身修为付诸东流,变成了个手不能提的药罐子。”陆问满脸悲戚道:“以那裴氏恶毒的品性?焉能守着个废人一辈子?不久便闹着改嫁回了娘家。只留我那可怜的侄儿,带着个儿子艰难度日……”

????“啊?他,他……”玉奴眼圈一红,吧嗒吧嗒掉下泪来,但苍白的脸上,却有了一丝血色。“他一直……一个人吗?”

????“是啊,谁还能看得上他这个废人?”陆问悲伤难抑道:“当初那件事,不光毁了你的一生,更毁了他的一生啊……”

????“那他,现在在哪?”玉奴却像是看到什么希望一般,眼里有了微弱的光彩,巴望着陆问怯生生道:“我,我能见见他吗?”

????小妾闻言,嘴角挂起一丝讥讽。陆问瞪了她一眼,小妾这才变了副嘴脸,放下身段帮着劝说玉奴道:“你不说,老爷也会安排你见他的。”顿一顿,小妾又给玉奴理了理鬓角的白发,柔声道:“你们这对苦命鸳鸯,应该有个好结果的……”

????“这,这……”玉奴闻声双膝跪地,激动的给两人不住磕头道:“贱婢不敢奢望什么名分,只要能让我留在仲郎身边,照顾他衣食,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????小妾一脸好笑的再度扶起玉奴,安慰她道:“我家老爷既然将你从蜀中救回,自然会帮你到底的。”

????“大老爷,夫人的大恩大德,贱婢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,只能来世衔草结环、当牛做马来报答了……”玉奴自是一番感激涕零。

????“用不着来世报答,眼下我家老爷就有用得着你的地方。”小妾笑吟吟说道。

????“大老爷只管吩咐,上刀山、下火海贱婢都不皱眉头。”玉奴赶忙表态。她被忽然从蜀中青楼接回,一路上早就想通了,自己还有什么价值,值得京里的大老爷们惦记了。

????“嗯,你是聪明人,聪明人都会有好下场的。”见她十分上道,陆问欣慰的颔首笑道:“后日,我会安排你跟陆仲见面,到时候该说什么,你不妨先跟老夫演练一番……”

????“我自然都听大老爷的,大老爷让我怎么说,我就怎么说。”玉奴在青楼那种地方呆了八年,要没这点眼力劲儿,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了。

????“好,很好……”陆问招招手,示意玉奴上前,沉声对她逐字逐句交代起来。

????烛光闪动,映得墙壁上影影绰绰,令人不安。

????。

????敬信坊,陆信府上,这些天一直风声鹤唳。

????陆信自半月前回京后,只去陆坊中拜会了阀主和陆仙一趟,然后便称病不朝,从此闭门不出。为了防止意外,他还在府中前后都加了双岗,命几十名护卫日夜巡逻,做足了严防死守的架势。

????看着陆信府上两扇禁闭的朱漆大门前,枯叶不扫、尘满石阶的萧索景象,来来往往的陆阀众人不禁感慨万千。今年这京城之中,最煊赫显耀的就是这宅中的父子了,谁想到数月光景,竟已变成如此风声鹤唳、大难临头的模样?

????“唉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”一个陆阀的长辈哀其不幸的叹息道:“夏侯阀是能得罪的吗?得罪了夏侯阀,还能有活路走吗?”

????“是啊,夏侯阀那边早就放出风来了,只要他父子俩敢踏出坊门一步,就叫他们横尸街头。”一个中年的陆阀男子,颇有些幸灾乐祸道:“看来他父子俩,只有当一辈子缩头乌龟了……”

????“你怎么这么说话?难道我陆阀就不是七阀之一了?”陆阀的年轻人们却大有同仇敌忾之心,闻言愤然反驳道:“难道我陆阀的子弟,就要任凭夏侯阀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,还得笑脸相迎?”

????“就是,我们陆阀男儿秉天地正气,大不了一起和他们拼了!”年轻人们群情激昂的嚷嚷起来。

????“唉,你们这些毛孩子,懂什么?”长者们纷纷叹气,显然在夏侯阀的淫威下乖顺太久,已经没了反抗的勇气。

????“哼,一群怂包,夏侯阀有什么好怕的?”高高的院墙隔断了视线,却挡不住外头的风言风语。这让在院中活动筋骨的陆向,气得胡子直翘,朝着护卫跳脚喝道:“开门开门,把大门敞开,老夫倒要看看,他们敢不敢杀上门来!”

????护卫们面面相觑,却没人敢去开门。